中國數據存儲服務平臺

閃存行業,閃亮女性高峰對話舉行

都說“婦女能頂半邊天”!女性用她們獨有的視角,溫柔、體貼推動著閃存技術應用的發展。2019全球閃存峰會組委會特別設立了“閃存領域杰出女性獎”,經過專家評審,最終確定了第一屆的獲獎名單如下:她們分別是:

中國科學院院士劉明;

中國計算機學會信息存儲專委會主任委員、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學院院長馮丹;

華中科技大學研究員、博導吳非;

希捷科技全球副總裁暨中國區總裁孫丹;

戴爾科技集團高級總監、大中華區售前系統工程部總經理楊捷;

Hitachi Vantara亞太區業務增長官黃震華;

深圳云庫新技術有限公司總裁李若怡;

紫光西部數據COO王笑丹。

在8月23日上午舉行的2019全球閃存峰會會場,“杰出女性獎”的獲獎代表帶來了一場“閃亮女性”的高峰對話。

本次“閃亮女性高峰對話”的主持人由杰出女性獎獲得者之一的華中科技大學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吳非擔綱。

以下內容根據速記整理,未經本人審定。

吳非博士:大家好,非常榮幸能夠今天來主持女性的高峰論壇,首先請允許我代表論壇邀請我們這場對話的所有嘉賓,她們是:

中國計算機學會信息存儲專委會主任委員、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學院院長馮丹;戴爾科技集團高級總監、大中華區售前系統工程部總經理楊捷;Hitachi Vantara亞太區業務增長官黃震華;深圳云庫新技術有限公司總裁李若怡。

我們都知道,現在進入了大數據時代,這兩年特別明顯的特征,是我們發現各個存儲行業面臨存儲人才短缺的問題。另外一個問題是,存儲是門檻非常高的行業,存儲的人才培養也是一個巨大的工程。

作為杰出女性,當初是如何進入存儲行業的?作為女性的科研工作者或者管理工作者,在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對于科研創新、研發,以及管理上面面臨了一些什么樣的挑戰和優勢?請幾位專家進行分享。

先從馮院長開始。

馮丹:在講述自己的經歷之前,我先介紹一下我們實驗室。我們實驗室做存儲應該是國內歷史最悠久的實驗室之一,也是規模最大的實驗室。從1973年開始做硬盤,后做光盤,做存儲系統,發展到今天,有46年的歷史。也就是說,從我導師那一輩就開始在做存儲,從硬盤開始做起。

現在我們實驗室共有40多位老師,近300位碩士、博士研究生,研究的范疇涉及存儲的器件、設備、系統等,是國內做存儲方面研究和人才培養非常重要也是最全的基地。器件就是包括對閃存,相變以及憶阻等相關的結構、材料的研究,這是芯片層面的;設備就是SSD,以及各種各樣的板卡,還有部分在做硬盤方面的研究,盡管工業上已經不存在;系統就是分布式的存儲系統,云存儲系統等等。

我從1994年進入到這個實驗室讀博士,我的導師是實驗室創辦人之一的張江琳教授,我剛進去就開始做盤陣。大家都知道,盤陣概念1989年提出,慢慢出現了一些產品,我正好是趕上這樣的時候,1997年博士畢業之后留校工作到今天。

我這一輩子就做兩個字“存儲”。在做存儲過程中,以女性的角度來看,女同志有自己的優勢,比較耐得住寂寞、有鉆勁。啥意思呢?其實做存儲挺苦的,最開始我們做盤陣的時候,很多人不理解做盤陣干什么?當然,也有歷史的背景,因為國家工業界決定不做硬盤了。

我同期的同學都認為做盤陣過程很枯燥,我做的還是最枯燥的部分——開發驅動程序、調試工具,性能也不好,總死機。男生就沒這個耐心,調著調著就玩去了,苦活、累活只好我來干,宕機了再來。

做完之后發現很有成就感,慢慢就熱愛上這份事業。當然,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博士盡管三年半就畢業了,發一點文章,把盤陣做了出來,能解決實際的問題,得到了認可,成為全國優博,大概是這樣的情況。

留校至今也是一直在存儲這個領域耕耘,包括做了系統,到今天的云存儲。今天給大家分享也是做SSD以及憶阻方面涉及到電路結構方面研究。在做這個研究過程中,我們還有一個目標是除了做一流的科研,還要培養一流的人才。

在培養人才過程中,有很多女生填報我們實驗室,我想一方面是因為我們女老師比較多的原因,一方面也有做的非常不錯的女生。當然,女生也有女生的問題,有的女同學跟我談心,馮老師我到底該不該念下去?白天愁論文,晚上要愁嫁人。我說我不也把自己嫁出去了嘛,不用擔心,你看實驗室里優秀的男性也很多,后來有很多都是一對一對的,實驗室內部消化了,女同學非常受歡迎。

我想說的是,在做研究的過程中,只有深入做進去之后,我覺得人不管你是男同志還是女同志,人都是最美的。當你很美的時候,自然有很多問題就解決了,不用發愁。所以我覺得我的感受對女同志做存儲還是非常有優勢的,也能夠頂半邊天!

吳非:謝謝馮老師,剛才在說人才短缺,大家也聽到了華中科技大學在存儲這塊也是很深厚的積累,每年的畢業生也是全國最多的機構,大家可能在缺人才的時候可以到華中科技大學來看看。下面我們請楊總分享一下。

楊捷:大家好,我是來自戴爾的楊捷,我也回顧一下自己是如何進入這個圈子的。馮院長說從畢業開始就因為專業研究進入到存儲這個領域,我學電子工程,在計算機領域本科畢業,一開始并沒有在存儲行業,先是做了幾年系統集成的工作,后來進入到廠商,第一個外企的工作是在康柏公司,20年前比較領先PC服務器供應商,進去之后碰巧與存儲相關,主要是內置存儲。

有幸進到這個領域之后,發現服務器因為上面要運行很多關鍵的應用、數據庫等等,并且開始向微軟開放,于是也開始面向業內用戶開始部署相關的方案。

當時我在參與一個項目中覺得存儲領域很有意思。我自己做過POC,給券商客戶做測試。當時康柏收購了DEC,兩家公司合并之后,PC服務器業務是康柏最強,開放式存儲則是DEC領先。所以我們就把服務器+存儲整合到一起,在一個存儲上搭建兩個集群環境,同時支持兩套操作系統,為一家券商開發兩塊業務應用,其中一個是行情下單交易。這個測試環境我只花了一個星期就搭建起來。做完之后自己覺得很有成就感。

因為技術發展很快,最早做測試和連接,2000年開始光纖通道,由此對這個方向又開始感興趣,也就是說,從2000年正式開始做存儲。

在當時,國際上的大公司做存儲,位列第一的無疑是EMC。有一次,一個同事去當時的中關村圖書城買了一本書,這本書是EMC專家寫的,主要介紹存儲產品的信息生命周期管理,這個在業界是比較響亮的一個口號(這個理念、方向至今仍然適用,包括海量數據的生命周期管理,數據的價值挖掘等),讀了這本書,覺得理念很好,但是自己覺得實踐可能比書寫的更精彩。

我想應該去EMC試一試,所以2005年就加入這家公司。

女性在IT行業的確不容易,不管做研發、還是銷售,以及售前工作。我們有200多位同事,女的售前工程師兩個手指頭都不到(不到10個人),確實是非常少。

剛才聽到馮院長說做研發要有耐心,我覺得做售前第一個就是要吃得了苦,因為做售前跟銷售是一樣的。出差是很多的,白天見客戶,晚上回來寫方案。畢竟售前是一個技術的工種,也要不斷的學習。

見到馮院長和吳博士兩位老師,我又有了很有多了解這個行業基礎知識的愿望。因為只有了解這些才能跟客戶有更深層次的交流,現在的技術發展太快了。我們每天售前的角度是需要非常寬廣的經驗,不僅要了解技術本身,還要了解客戶在干什么,從業務到應用、應用到數據這個中間都需要什么,等等。售前是跟銷售搭檔的,需要把解決方案推薦給客戶,你還要跟人打交道,這個中間對于我們的女同胞其實是壓力很大的。

當然,我也覺得女售前得天獨厚的優勢是親和力很強,打交道的時候更容易被對方所接受,也更容易從對方的角度去想問題。很多領導者不僅僅是專業能力強,還具備豐富的軟性技能,可幫助我們在職業生涯有更好的發展。

吳非:謝謝楊總的分享,讓我們知道作為女性工作者而言所具備的優勢,如很強的親和力,更能吃苦耐勞走到一線。下面請黃老師做個介紹。

黃震華:謝謝主持人。今天特別高興和幾位同行的姐妹在一起聊一聊。

我是上世紀90年接觸到IT領域,最初的職業生涯是在奧美做一些公關咨詢相關的工作,接觸各種類型的行業和客戶,也看到了IT行業黃很多有意思的事情發生。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想著要不要進到這個有意思的行業去試一試。2002年我進到企業,開始存儲治理,一直都很享受。

相信在座的專家看到了這個行業十幾年的起起伏伏,看到這么多革新的技術出現,看到這么多的公司出現,一些很偉大的公司誕生了、消失了,或者被合并被收購了。比如,我們見證了包括最早在博科收購,SDK被收了,前兩年宇宙第一大存儲廠商EMC和Dell聯姻,這樣的過程中廠商起起伏伏,其實也跟技術是相關聯,個人在職場中,在生活和工作,感覺男士和女士也是一樣面臨各種挑戰。

我選擇的Hitachi Vantara,這個名字并不一定所有人熟知——兩年前因為跟3-4家兄弟公司合并,這是一次品牌重定位后的結果。

進入這個領域10多年,最初吸引我進去是業界第一家廠商提出并實現了存儲虛擬化,我發現這個“寶”還是押對了。這個過程給了公司大量的員工,包括自己很多的機會。

從公關咨詢轉到IT領域存儲的時候,我先是做了市場營銷,負責大陸地區市場營銷。幾年之后開始負責亞太地區除了日本以外所有的市場營銷。一年前,我覺得其實做業務增長蠻有意思,公司也非常有潛質為員工提供這樣的機會,所以我開始做業務發展工作,負責整個亞太地區。

我是相信是一個幸運的受益者,平臺和機會既來自于公司,也有來自于整個行業。如果要從這個角度總結的話,我覺得有感恩于兩個方面。

第一,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行業,所不光是存儲行業,也關于數據本身。圍繞這個行業,我相信在未來都會蓬勃發展。我覺得在座的各位相信也會有同樣的感受。

第二,好奇心。是好奇心引領我走進這個行業,是好奇心是引領不斷研究新出現這些事物,并且為什么事物會起起落落,也是好奇心引領我不斷去嘗試新的職業生涯的機會。跟主持人吳博士、馮院長、楊總和李總聊起來,發現大家在這個方面有很多共識,以后還可以多加探討。因為好奇心可以鼓勵終身學習的習慣,而且不會為自己的職業生涯設定上限,這樣的可能性是無窮的。

吳非:謝謝黃總。我覺得好奇心是一個人成功的基石,在與黃總的交流和分享過程中,我發現黃總是自始至終是一個特別勇于挑戰自己的人。所以我們說,不管作為職場的男性也好,女性也好,擁有了這樣幾個品質以后,不成功都難。請李總做個分享。

李若怡:大家好,我叫李若怡,來自云庫新技術公司。我念大學的時候,其實是學習數學以及編程的,其實也有點糊里糊涂的去念這一科。念完了以后,在1997年底加入了IBM。

在IBM工作的早期,我是做售前工作,工作中逐漸發覺售前的確是很艱苦的一件事情,但自己希望不斷地去挑戰。IB一直在說IT有七層架構,基礎架構、網絡、計算等等一直到上面的應用,這七層架構我全部都做過,后來在GE的工業云業務方面也做過一段時間。

對存儲業務的理解,在今天杰出女性代表中我是經歷最淺的,我以前大部分時間都是做軟件,兩年前,我們看到閃存市場領域受到世界各地越來越多國家的重視,而且統計顯示國外差不多有50%以上的企業都已經在用上閃存,而中國市場的比例還很小,這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們發現PureStoreage在這個專業領域上成績非常突出,于是兩年前開始合作。

其實講的通俗一點我們就有一點半廠商的角色,我們會幫助他無論在前期的POCE也好,授權也好,一直到后面的服務都是由云庫來做。因為時間關系,簡單講一下管理的事情,這方面我有很大的感觸,因為我做了很多年的軟件,也做過硬件。

在奧美七年,我的團隊90%都是女性。當我在CheckPoint做安全的時候,90%的員工都是男性,那是一個很大的改變。

我最大的感觸是不要把自己當女的。擁有女性的感性,會體量員工的情緒,在跟男同事相處的時候,也會跟他們更融洽,這是我很大的體驗。

另外一個是年輕化。以前工作的時候可能是希望要比較資深的人,感覺他的精力更好或者經驗更豐富。但我在做互聯網的時候都是年輕化,越年輕的人反而對技術上的追求,包括平常的思維方式、行為方式與日常關注的地方也是與眾不同。

從上世紀90年代進入IT行業,隨著在不同的崗位,或者在不同的國際廠商工作的過程中,我不斷地學習,也跟員工也學習了很多,很多新的技術都是年輕人教我們的。

正如黃總所說,要不斷地學習。IT任何的技術真的是互通的,如果只關注在某一個領域,就會覺得自己的知識是不夠的,所以要不斷地去挑戰。在這個過程當中你會覺得很痛苦,但是當你學習完了以后會有很大的成就感,這是我很愿意跟大家分享的一個體驗。

吳非:謝謝李總。您剛才說在職場里不要把自己當女性看,這讓我想起來,在學校里面女生經常跟我們說,老師你們都不把我們當女生看,我說我們把女生都當男生用。實際上,我們在培養女生到她們真正走入到社會上從事研發、管理的過程中,她已經完成了自己男性化的過程,可以去面臨各種的挑戰。所以當女性工作者在存儲行業在發展的時候,我們很自然的發現他們能夠很好的頂起半邊天。

臺上各位專家來自學術界、工業界,在培養人才方面經驗豐富,在管理上也非常有經驗。我希望未來有更多的女性科研工作者和業界的工作者投入到這個行業。但是,在座專家對未來的女性科研工作者會有什么樣的寄語和希望呢?

馮丹:一句話叫做“做頂天立地的研究,培養一流的人才”。所謂“頂天立地”,“頂天”就是站在學科前沿,要有一些新的創新性技術,“立地”要多和工業界合作,把技術轉化出去,真正用起來。我在高校里工作,還有一個培養一流的人才的目標。當然我們沒有性別歧視,不針對于培養女性人才或者男性人才,就是一流的存儲人才。

楊捷:我在市場團隊中工作,無論從銷售還是從售前,過一段時間來,我的團隊有很大的成長,員工自己也很有成就感。我希望團隊的每一個人都具備匠心,能夠踏踏實實地做事,從基礎工作做起,尤其是年輕人,看待現在的市場有這么多機會,有這么多方向,他們很容易去嘗試。我覺得,多嘗試是對的,但是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必須做扎實,把事情做到位,堅持這樣的初衷。這是我希望送給大家的。

黃震華:我有兩個層面可以分享給大家。

對于管理者團隊、企業的朋友們來說,不在于多培養女性人才還是男性人才,而是看的是能力,你看的是實力,看的是業績。這個將會建立一個非常好的團隊和企業文化,倡導這個企業是以業績和結果為導向,而不是以任何的偏見,不光是性別。

對想進入這個行業的女性朋友們或者是男性朋友有女性親友的人,我想說的是,但凡有職業機會降落在你的面前,可能你會問自己,我可以嗎?這個時候一定要回答自己,試試吧。

李若怡:我在外企的時候會經常開玩笑說,唯一不變的事情就是變化本身。這是我最大的體驗就。

我覺得,無論是從事哪個行業,或者研發什么技術,最主要有一個更好的心態,這個心態就是要多多接觸新的事務,雖然中間會有磕磕碰碰,但一定要堅持,就像馮院長一樣,只有堅持,才有今天研究的成果。

吳非:謝謝幾位嘉賓。

中國的存儲行業從硬盤走到閃存,閃存新時代迎來了特別好的契機,具備了從產學研相結合的很好的機會,在各位優秀女性的帶領下,我們也一定會培養出更多的優秀的研發新秀和更多的管理人才,未來勢必會有更多女性在產學研界大放光彩,也希望全社會能夠以更理性的心態來接受這樣一群人。

因為時間關系,女性對話論壇就到此結束,再次對幾位嘉賓分享來表示感謝!

關于主持人:

吳非博士,研究員,博導。武漢市晨光人才,“3551”人才。先后在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數據存儲中心、美國中佛羅里達大學數據存儲實驗室、IBM公司存儲事業部做訪問學者。曾獲湖北省技術發明二等獎、軍隊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各1項。主要研究方向大規模存儲系統,非易失存儲的數據調度、性能和可靠性優化技術,新型存儲體系結構等。擔任TOC、TOS、TCAD、IEEE Access等頂級期刊的特邀評審人以及NAS、APPT等國際會議的程序委員會委員,參與制定“固態盤性能測試”國家標準。在包括ToS、TC、TCAD、TECS以及Eurosys、DAC、Sigmetrics、DATE等國際一流期刊和會議上發表論文60余篇, 申請發明專利24項, 軟件著作權6項。

論壇結束后,DOIT編輯就上述話題對 吳非博士進行了采訪。 吳非博士坦誠,當初并不知道什么是存儲的時候,師從謝長生教授, 將自己引入存儲的大門,第一次知道了在計算機系統中 CPU、網絡等設備都是可以多備份的, 而只有存儲,也并 不能做到完全備份, 而當硬件壞了時候, 數據丟失所造成的損失無法估量, 從此深刻理解到從事存儲領域研究工作者的使命和責任。 存儲領域耕耘20年以來, 吳非博士發現,女性工作者具有天生的細膩和耐心, 更容易去發現存儲系統中存在的各種bug,也算是一種優勢。

對于即將走入存儲領域的女性工作者來說, 吳非博士鼓勵說,“女性是團隊中打不死的小強, 團隊中因有我們而會更易放光彩!我們會一起經歷風雨見彩虹!”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存儲在線 » 閃存行業,閃亮女性高峰對話舉行
分享到: 更多 (0)
澳客500